您好!今天是
設為主頁收藏本頁
社交網站:
當前報章2020年10月31日
今日導讀
本報新聞
字體: 放大 還原 縮小
中國「脫口秀」:冒犯共鳴與情緒紓解的共構 
    【中新社北京10月16日電】(作者 孔德罡)時間回到2017年,剛在綜藝領域嶄露頭角的笑果文化開始錄製《脫口秀大會》第一季,此時世界範圍內並沒有其他成型的“脫口秀”綜藝模式可供參考。但三年之後,《脫口秀大會》第三季已經是中文互聯網最受關注的語言類綜藝之一。
    以美式“單口喜劇”形式為表演基礎,以五分鐘為時限,以現場聆聽觀眾的投票為依據,以嚴苛的選秀競賽為流程模式的“脫口秀”綜藝,完全是從中國大陸的語境內部獨立發展出來的,世界範圍內鮮有其例。以至於“TalkShow”(脫口秀)這一更寬泛的、更貼近綜藝形式的名詞,取代了“單口喜劇”成為這一表演形式的代稱。
    每一期《脫口秀大會》的播出都伴隨著輸出觀點和價值觀的段落被剪輯成短視頻登上熱搜,為喧囂的中文網絡討論空間提供新一輪的水花與流量——這種中國特色的“脫口秀”,甚至比傳統的電視辯論、演講比賽更貼近于古希臘劇場、古羅馬市民廣場的古典“修辭術”的範疇,一切都離不開精緻細微的技巧與結構、討好受眾的價值觀輸出,以及對批判性情緒的操縱和煽動。
    《脫口秀大會》看似主題和討論內容非常自由,但節目操演邏輯的內核依然是“吐槽大會”:吐槽對工作的厭倦、對加班的厭惡、對於老闆的負面情緒……喜劇性實際上退居二線,攻擊性(“冒犯”)和對大眾負面消極情緒的抒發占據了更加重要的位置,“好笑”的評判標準逐漸讓位於情緒的“共鳴”。
    而脫口秀演員們必須從理性角度精心設計自己的觀點和形象,以讓觀眾感受到“他是我們中間的一分子”。由此,當今觀眾對於情緒“共鳴”的需求,已經超越對脫口秀本身表演個性的需要。與其說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促使年輕一代人的笑點和審美日漸扁平和“趨同”,不如說脫口秀從業者們尋找到了更有針對性的情緒共鳴方式。
    《脫口秀大會》第三季冠軍王勉,在一場表演中吐槽職場人士每天都要做PPT而引發了普遍共鳴,類似“我不想上班”這種強調受眾在情緒上共性的表達更加能够引爆觀眾的情緒。
    一個“憤怒”的脫口秀演員,如果其觀點被觀眾認同,那麼對情緒的煽動力量是難以估量的,因此極力打造能够激發“共鳴”的共性內容,成為當前脫口秀創作的必然選擇——儘管這導致演員的創作逐漸脫離真實生活,更多成為一種替觀眾抒發負面情緒需求的直接滿足。
    但在《脫口秀大會》為普通人代言,輔助觀眾疏解日常生活中的負面情緒的外衣下,實際上是對當代城市青年白領階層的精準打擊和觀點販賣,節目越脫離喜劇形式走向價值觀和觀點的輸出,同時也越發遠離和推開另一些沒有網絡話語權的圈層群體。
    那麼,最終“釜底抽薪”的問題是,中文互聯網語境下的這個脫胎于單口喜劇,被叫做脫口秀,卻既不是單口喜劇又不是脫口秀的“怪物”,恐怕祗是一個虛空的能指,它是完全可以被其他新事物所取代的。
   它沒有找到獨屬於“脫口秀”藝術本身的自律性的東西——有可能發生的未來是,無論中國特色的“脫口秀”能够發展到多麼火爆的程度,它都祗會是一種觀點表達和情緒抒發的渠道,而非“脫口秀”本身。
   (原載《中國新聞周刊》第968期。作者為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文藝學講師,獨立戲劇創作人,評論人。)
昔日新聞
今日推薦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Email:sengpou@macau.ctm.net
                            sengpou888@gmail.com
                 電話:編輯部 28574294  廣告部 28938387 
                
圖文傳真:28388192 28316404
                                     
地址:澳門 蓬萊新巷 9號 地下二樓
星報首頁 | 昔日新聞 | 各項專版 | 廣告業務 | 報社簡介 | 澳門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