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設為主頁收藏本頁
社交網站:
當前報章2018年12月10日
今日導讀
本報新聞
字體: 放大 還原 縮小
三代戲曲人撐起「宛梆夢」
    【新華社鄭州11月30日電】(記者韓朝陽)說起宛梆,唱了60餘年宛梆的範應龍老人既高興又憂心,「現在是我進入這個行當以來宛梆生存狀況最好的時候,但是,宛梆也面對革新難題。」
   宛梆是流行於河南省南陽市的稀有劇種,已有近400年曆史。但20世紀以來,豫劇等劇種的興起、流行文化的衝擊使宛梆逐漸衰落,如何生存和發展時時拷問著「宛梆人」。
情結
    13歲開始學藝,但問及範應龍扮演的行當,他卻說:「小地方的戲,不分那麼清楚。」範應龍扮了一輩子武生,只不過宛梆幾十年的坎坷經歷讓他感到酸澀難言,他報名學戲時,父母都極力反對,覺得「唱戲丟人」。範應龍「分不清」自己的行當,但75歲的老人對師承記憶猶新,「宋克林老師是名青衣,為了幫我練花腔,大冬天,淩晨四點多,他就提著馬燈,帶我練聲。邢德山老師是出名的武生,所有的武生戲都是他手把手教給我。」範應龍入行時,宛梆已逐漸衰落,劇團多次調整。「還邀請過豫劇名家來教唱豫劇,為此很多老師留下遺憾。」範應龍說。2006年,宛梆被確定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範應龍高興得直掉淚,他遺憾的是「老師們沒能看到這一天」。如今,範應龍已退休多年,他卻從未遠離宛梆。以前,他常在劇團指導;現在,他重回戲校當老師。「宛梆是我們這一代人一生的情結。」範應龍說。
精神
    20世紀90年代前後進入宛梆劇團的肖新朝和武新建經歷了宛梆的生存危機。「當時劇院賣票已沒有市場,演員只能靠在農村紅白喜事上演出維持生計。」內鄉縣宛梆藝術傳承保護中心副主任武新建說,「改行的人很多,一個劇團只剩下20來人,瀕臨解散。」
    「戲曲這個行當不被人看好,一年四季在外演出,工資低,條件差,而學戲曲必須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人才培養太難。」 南陽宛梆藝術中等職業學校校長肖新朝說。武新建、肖新朝和當時的宛梆演員一起裝卸車、搭舞臺,不顧颳風下雨下鄉演出。「大冬天,頭髮上的汗水都結成冰,但那時候並不覺得苦。」武新建說,範應龍老人的「宛梆情結」傳承下來就是「宛梆精神」,這讓劇團撐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近年來,在政府支持下,內鄉縣宛梆藝術傳承保護中心和南陽宛梆藝術中等職業學校相繼建成,內鄉縣還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送戲下鄉」,宛梆的生存狀況極大改善。「現在劇團有80多個人,青年演員居多,舞臺車和大巴車也都配齊了,每年演出700餘場戲,還常到全國各地參加展演。」 武新建說。
夢想
    14歲的餘盼盼已在宛梆戲校學藝兩年,她喜歡宛梆,已經會唱不少宛梆選段。「我覺得自己接受能力強,學得也快,父母也支持我學戲。」餘盼盼說。在戲校老師葉麗娜看來,宛梆腔調高、旋律獨特,比其他劇種難學。「學戲曲是一輩子的事,得苦練基本功。」葉麗娜說,「在學校,孩子們的水平相差不大,但和劇團配合演出時,跑龍套都得挑一挑。」談及宛梆的發展,人才、精品、創新是焦點話題。肖新朝說:「長期練苦功的人少了,能培養出的‘臺柱子’太少,而且想當演員的多,願意學宛梆樂器的太少。」武新建等人正努力編排精品劇目,新編歷史劇《內鄉知縣高以永》等頗受好評。範應龍老人正琢磨宛梆唱腔的革新,「革新唱腔是一個細活,不能不變,但也不能瞎改,把魂弄丟就麻煩了。」如今,舞臺下的「宛梆情結」和舞臺上的「宛梆精神」仍在傳承,戲校裏的50餘個孩子將承載起新一代「宛梆夢」。
 
昔日新聞
今日推薦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Email:sengpou@macau.ctm.net
                            sengpou888@gmail.com
                 電話:編輯部 28574294  廣告部 28938387 
                
圖文傳真:28388192 28316404
                                     
地址:澳門 蓬萊新巷 9號 地下二樓
星報首頁 | 昔日新聞 | 各項專版 | 廣告業務 | 報社簡介 | 澳門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