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設為主頁收藏本頁
社交網站:
當前報章2021年04月06日
今日導讀
本報新聞
字體: 放大 還原 縮小
電影《我的姐姐》清明驚喜高票房 觸痛點引熱議 
    【中新社北京4月5日電】(記者 高凱)上映6小時就超越好萊塢大片《哥斯拉大戰金剛》成為日票房冠軍,其後連日破億元(人民幣),電影《我的姐姐》在提前鎖定清明假期票房冠軍的同時,打破包括中國影史清明檔劇情片票房紀錄在內的7項影史紀錄。
    《我的姐姐》不期然成為這個清明假期此間院線最大的票房驚喜,而與此同時,這部題材新穎的小成本親情片也引發了影院之外的熱議。
    《我的姐姐》由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遊曉穎操刀劇本,新生代女導演殷若昕執導,“00後”演員張子楓主演。
    影片開場姐姐就面臨殘忍設定,父母車禍雙亡,相差20歲的年幼弟弟需要撫養。表象之下,姐姐從小因為家裡重男輕女的觀念受盡委屈,不僅為幫父母得到二胎資格在童年裝殘疾人,還要因為自己身為女孩子就該早點畢業結婚養家而被父母篡改了高考志願。
    對於這個突然要自己撫養的弟弟,相對於親情母性,姐姐所持的更多是原生家庭帶給自己的痛和怨。
    相對於戲劇性的跌宕劇情,《我的姐姐》在觀眾面前更多的是著墨於人物情感複雜的源頭,在現實面前的碰撞。
    影片的叙事、演員的表演都實屬上乘,而其之所以引發關注與熱議,更在於其準確地擊中了社會的一大痛點——兩性的平等,女性的自我究竟為何?
    在巨大變故下,因糟粕思想已是飽受原生家庭傷害的姐姐,究竟該不該承擔起撫養年幼弟弟的責任?自己的理想與未來、曾經的傷害、世俗的眼光、親戚的施壓,這一切都讓姐姐的這一選擇艱難而充滿痛苦。
    社會學家李銀河評價《我的姐姐》是一部“揭示社會倫理及其變遷的深刻之作”,她在微博發佈文章稱,“影片圍繞著女主人公姐姐究竟是去追求個人事業發展還是撫養幼弟的艱難抉擇逐步展開,背後的邏輯是在中國現代化過程中人們所面臨的個人本位價值觀、人生觀對傳統的家庭本位價值觀、人生觀的激烈撞擊。”
    她指出,“目前,傳統的男尊女卑的性別秩序正在發生深刻的改變,一個現代化的男女人格平等的新秩序正在形成。影片通過一系列戲劇性衝突為我們揭示了這個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深刻變化。”
    而在票房勝利和引發眾多觀眾共鳴的同時,《我的姐姐》在一定程度上也引發了一些質疑之聲。
    影片的最後,儘管為弟弟找到了領養家庭,但創作者並沒有讓姐姐簡單地毅然選擇離去,而是給出了一個開放式結尾。
    網絡上有評論認為,姐姐最終沒有為成全自己作出選擇,這是對舊有觀念的妥協,而如此一來,之前的探討就失去了實質意義。
    對此,遊曉穎此前曾表示,設置開放式的結局是因為“更想讓大家看到姐姐經歷的一切,至於結局每個人會有自己的答案。”
    事實上,《我的姐姐》能够打動人心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正在於對於人的複雜情感的準確描摹,失去父母的姐弟在其後的相處中那種雙向的靠近,原本受傷害有怨氣的姐姐在糾結中對於親情的絲絲體會,一切繁複微妙都被創作者細膩準確地呈現給觀眾。這使得姐姐的搖擺進一步牽動人心、獲得觀眾共鳴。
    也正因為如此,影片的開放式結尾被李銀河形容為“絕妙一筆”。現實生活中沒有所謂“完美選擇”,人生之路亦無法進行置身事外的“確認”,《我的姐姐》講述的正是變遷中的世情與繁複的人心。
 
昔日新聞
今日推薦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Email:sengpou@macau.ctm.net
                            sengpou888@gmail.com
                 電話:編輯部 28574294  廣告部 28938387 
                
圖文傳真:28388192 28316404
                                     
地址:澳門 蓬萊新巷 9號 地下二樓
星報首頁 | 昔日新聞 | 各項專版 | 廣告業務 | 報社簡介 | 澳門日記